行業新聞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資訊新聞 > 行業新聞

我國古代造紙廠生產的古紙

文章來源:未知人氣:發表時間:2018-12-28 10:00:00

古紙(Ancient Paper)。所謂“古紙”,不能簡單地理解為古代的紙,而應該是歷代中有史料意義和文化價值的紙張,這樣才有代表性和典型性。古紙從何而來?無非是兩個渠道:一是古籍記載;二是出土或傳世的寶物。對書上寫的紙名,有時會引起誤會,不知其樣如何。對古代的紙張實物,又弄不清楚叫什么紙名。因此,往往引起意見相左。我不知道德國是怎樣研究古紙的。中國的方法是,采取化驗分析古紙中的各種成分;或者模擬仿制紙片,然后再進行比較,從而得出結論。
萬事開頭難。一個國家的第一座造紙廠出現是很有意義的(武:我寫博士論文時,為解決德國第一家造紙場究竟出現在哪一年,查了很多資料)。它標志著紙的實用化和社會化。因為用紙與文明發展同步,與國民教育事業息息相關。所以,制漿造紙比較早的國家,其歷史、文化都比別國更為悠久、發達,這是不言而喻的。
 
我國是造紙的發明國,這是舉世公認的。照理對于古紙的認識和研究,應當“棋高一籌”。然而,研究古紙的人并不多,原因是多方面的,除了資金缺乏、資料難找之外,研究環境、研究手段均不理想(武:德國現有帶電腦的掃描電鏡,對分析古紙有幫助)。所以,研究成果與我們這個泱泱大國很不相稱。
 
當然,鉆古紙堆的人不一定要許多,有人估計,全世界專門研究古紙的人大約只有60人,何其少也!他們還分別地搞本國的古紙。這樣一來,各個國家的古紙專家人數更少了。不過,有些專家是國際性的,比如美國芝加哥大學錢存訓教授,他幫助李約瑟(Joseph Needham)撰寫了《中國科學技術史》第五卷第一分冊《紙和印刷》的全部書稿。此外,他還研究東亞和南亞的造紙史和古紙,著述甚豐。多年前,我通過錢先生的妹妹錢存柔女士與其通信,賜教良多。這種學術上的聯系是有益的。 
 
 我覺得要認識古紙,研究古紙,首先應把中國通史反復念它幾遍。找機會去接觸一下漢、晉、隋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等各個朝代留存下來的古紙實物,這樣才有一個初步的感性印象。十多年前,我去西北地區考察古紙,主要是參觀當地的博物館、文化館、寺廟等。在敦煌,見到了常書鴻先生,承蒙他協助見到許多寫經紙,大開眼界。
 
由于一般見到的古紙,絕大多數是文化載體,上面或有墨字,或有圖畫,或有印章等。因此,它們具有的價值遠遠超過紙的本身。對于歷代古紙文物的鑒別、修繕和保存,尤其值得注意。
 
在古紙研究中,還有不少空白點。這也反映出我們對紙認識之不足。國外有人研究伊斯蘭教紙史;臺灣陳大川先生在《中國造紙術盛衰史》一書中提到道教用紙的問題;還有人指出儒教不是有“敬惜字紙”的說法嗎!另外,我國小說《紅樓夢》中賈府使用的紙和紙制品有哪些種類?
 
諸如此類,對于青年朋友來說可能沒有興趣。留給我們老頭子去干吧(秦:有興趣,只是沒有時間去干)。
此文關鍵詞:我國,古代,造紙廠,生產,的,古紙,古紙,Ancient,
推薦資訊
    暫無信息!